赖声川:关于足球

2018-07-10 16:01:06 来源:新民晚报 作者:赖声川 责任编辑:田小介 字号:T|T
摘要】有人说球赛是战争行为的浓缩象征,有人说球赛反映人生百态。有没有这么伟大或复杂我不知道,我喜欢看球是因为球赛就像一出戏。

  关于足球

21.jpg

  ◆ 赖声川

  有人说球赛是战争行为的浓缩象征,有人说球赛反映人生百态。有没有这么伟大或复杂我不知道,我喜欢看球是因为球赛就像一出戏。

  我是个正宗球迷,主要看篮球和美式橄榄球,看球龄五十年以上。我记忆中的NBA有拉塞尔对抗张伯伦,NFL有隆巴迪教练带领的绿湾包装工队。我现在看篮球或橄榄球,经常不用多想,直觉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。经常会有惊喜,让我享受到球赛身为戏剧的乐趣。一场好球就像一场好戏,它有它丰富而复杂的剧情,从第一秒钟开始铺陈开来。而各种不同的角色,带动着剧情往下走。是命运创造结局?还是个性带动的个人行为创造命运?这已经是研究古希腊悲剧的命题。时势造英雄,又有多少成不了英雄的凡夫在关键时刻发挥不了?看久了,一场球的关键时刻未必是实际得分或逆转的瞬间,可能是更随机的,更属于契诃夫世界的荒谬事件,好比教练在不该叫暂停的时候叫暂停,或是谁的鞋子掉了,或是场上飞来鸟群,比赛在奇妙的点上暂停,原来的气势转移了。

  总之,有好球也有烂球,烂球就像一部烂戏一样,没什么前因后果在支撑着它,没什么精神贯穿着它。没有命运感,没有正义感,没有戏剧张力,结果很早就能预期。

  我不是很懂足球,但到了世界杯的时候我总喜欢看。从1986年马拉多纳“上帝之手”那次开始,我就上了钩,并且在1990年意大利之夏亲自看了两场现场。那一年在罗马,意大利对乌拉圭,主办国在自家踢球,有如这次俄罗斯队在莫斯科一样,观众的情绪超越沸腾,甚至感觉“观众”已经超越许多许多群体而形成一个庞大的个体。那一天,整个球场像个大怪物一样,我像是唯一的异类旁观者。八万个观众加上十一个球员,想活吞对方,尝他鲜血。意大利队那一年队伍强大,有巴乔和斯基拉奇两位巨星,很被看好,但到了中场休息比分居然是零比零。我看到我周边的意大利人比手画脚,烦恼,郁卒。到了下半场,斯基拉奇终于踢进一球,奥林匹克球场这个庞然怪物向天狂吼,我感觉回到一种古代祭祀的现场,疯狂的部落把祭品宰了,供天,大家得到一种深度的满足感,离开仪式现场,回到生活里。

相关推荐


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澳门银河国际博彩官网
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
ID:chxk365
返回顶部
博聚网